当前位置:金巧网 > 股票 > 股票新闻 > 正文

逆市募资40亿的一村资本,要做一件不太容易的事

日期:2018-10-11 来源:金融界 浏览量: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报道:在一村看来,越是寒冬越要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和原则。

  上世纪90年代初,汤维清从研究机构下海,进入了一家生产可擦除光盘的高科技创业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之初在市场上造成过轰动。

  华西股份(行情000936,诊股)、一村资本董事长汤维清的务实、理性让人印象深刻

  一是募资额达到了3.98亿元,这在“万元户”还是财富象征的90年代初期是一笔巨大的金额;二是公司是以股份制的形式成立的,这在当时也是一件很时髦的事;三是时任国家体改委的周小川、郭树清等纷纷为这家公司题词,公司的关注度很高;四是这项可擦除光盘技术是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实验成果产业化的尝试,有很强的科技背景支持。

  但是这样一家高新技术公司却成立不到两年就倒闭了,汤维清总结说:“因为实验室成功的东西,不代表会有市场。对于很多企业经营者来说,产业化是一件很困难的事。”这样的故事似乎并不新鲜,如果没有专业团队帮助企业实现产业化经营,同样的失败从前会发生,现在会发生,未来还会发生。

  2014年,历任招商证券(行情600999,诊股)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招商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中信基金副总经理、博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的汤维清加入华西股份,并受命于2015年成立一支产业并购基金——一村资本,已经在产融结合领域摸爬滚打30来年的他知道深度参与企业发展,帮助企业更好产业化的机会来了。

  在科技日新月异和竞争日益激烈的现在,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是一村似乎正在逐渐向这个目标靠拢,也越来越受到市场认可。成立三年以来,一村资本管理规模已突破100亿元,仅2018年,一村资本的募资规模就增加超40亿元。这在募资难被频频提及的2018年可以说是逆势飞扬。

  企业该追求什么

  作为华西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一村资本本质上还是一个产业基金。华西股份脱胎于“天下第一村”华西村,这个伴随改革开放一起成长起来的新农村,一直都是国家改革的先锋和重要试点。华西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说:“华西建村57年来,始终相信“五种价值”:思想的价值、人才的价值、品牌的价值、合作的价值、梦想的价值,这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这五种价值衬托起的是华西村的意义。

  那么一村的意义在哪儿呢?汤维清在组建一村资本的团队时,也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难:“我考虑了很久,为什么我们要成立一村资本,一村的定位是什么,该如何立足。中国已经有这么多金融机构了,我们成立一村资本的价值是什么。”

  很多人终其一生都将价值与赚钱划上等号,一村自然也是要赚钱的,但是每每回想起上世纪90年代那次失败的创业经历,汤维清都坚定地认为,一村更大的必然性是要帮助企业解决成长的烦恼。“我们投资一家企业,或者并购一家产业公司的时候,一定是对这个产业有非常深刻的见解和帮助。”汤维清说,一村资本存在的根本意义,在于帮助中国最有变革决心的企业实现转型升级,为最有进取心的创业企业嫁接资本力量,进而为中国经济和产业发展贡献一己之力。

  2018年3月,意大利150年的制药巨头NMS正式被中国财团收购的消息,在意大利境内被大量报道。“上海拯救了NMS。”是西方媒体一致的论调。此次收购以华西股份全资子公司一村资本、孙公司一村股权、海辰药业(行情300584,诊股)及其控股股东曹于平、东城投资、高研创投、桉树资本联合组成中资并购方,收购NMS集团90%的股权。交易的总价值定格在3亿欧元。

  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赵江华带领的并购团队,在收购NMS时也遭遇了欧美财团的强势竞争。最终胜出依靠的是参与并购的中方团队都具备医药专业背景,整个谈判过程中体现出的专业性给意大利米兰伦巴第大区(NMS集团所在地)政府医疗研究基金会(Regional Foundationfor Biomedical Research,简称FRRB,持有其100%股权)、政府、工会等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一村捕捉到对方的顾虑,承诺保留管理层和骨干团队,在NMS现有的研发格局上进一步提升研究能力和拓展新兴市场,包括借助中国市场来提升NMS业务和未来在新药投入方面的能力。

  图右为一村资本董事总经理赵江华、图左是NMS集团下属医药生产外包CDMO公司的负责人Colombo Angelo

  一如《我不是药神》里面拍摄的一样,中国目前在创新药领域仍处于探索阶段,从整个创新药市场规模来看,中国是世界第二大医药消费市场,但创新药市场在国际上只占6%,如此低的份额也意味着空间非常大。一村资本操作这起并购案的逻辑正是看中了NMS在新药研发的能力,其CRO和CDMO业务(医药行业的研发和生产)还可以和中国相关的产业公司合作,未来NMS的业绩和竞争实力,会得到更充分的提升和发挥。中方投资进入后,未来还会对NMS进行增资,后续还会有整合及上市计划。通过资本的对接,使得其获得充裕的研发资金,改变原有的卖青苗”的新药开发模式,提高新药价值。

  “一村的使命就是通过“并购+创投”的投资方式,成为产业方和创业者可靠的垫脚石,套用马云的句式那就是‘让天下没有难做的企业’”汤维清说。

  汤维清将企业的发展描述为鲤鱼跃龙门,那么一村想要打造一个通道,让他们借助产业的力量,更快更顺利通过考验,这种考验可能是来源于市场、技术等。

  并购的核心价值

  2014年时,并购仍是一个新鲜事物。从2015年开始,并购一跃成了市场热词,几乎同时大部分市场化基金都成立了并购基金。2016年以后,上市公司已经变为了市场的稀缺资源,这让操作并购案的难度大大提升。而一村正是建立于这个特殊的时间段。

  汤维清指出:“其实我不认为市场竞争激烈,如果你认为竞争激烈,那么说明你并没有为你的客户带来他想要的核心价值。就像前些年大家去抢项目,不断提高估值,我认为它缺少核心竞争力。”

  对于一村而言,其核心能力在于“整合能力、研究能力、资本实力、人才战略以及管理能力。”目前来看,在经济形势、资本市场环境、法律监管环境的共同作用下,中国并购浪潮正在兴起,产业整合型并购在很多行业还未真正兴起 ,存在重大机会。

  9月12日,A股上市公司世纪华通(行情002602,诊股)正式披露重组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购买盛跃网络科技(上海)有限公司100%股权,交易预估价为298亿元,这标志着盛大游戏登录A股正式进入倒计时,而世纪华通也一跃成为A股最大的游戏公司。世纪华通董事兼CEO、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表示:“盛大游戏的发展和一村资本、和我们的核心合作伙伴都是分不开的。他们一路支持我们走到现在。”

  世纪华通董事兼CEO、盛大游戏董事长王佶在2018一村资本全球合作伙伴大会暨第一届产业变革者论坛上做演讲

  据了解,这笔收购案的幕后推手正是一村资本,汤维清称:“世纪华通原本是一家汽车零配件企业,想转型成为一家游戏公司,我们的TMT团队非常熟悉游戏文化产业,站在产业发展的角度,帮助世纪华通确立了在地域和时间上穿越周期的发展战略,海外游戏发行商点点互动能帮助世纪华在地域上穿越周期,拥有强大IP能力的盛大游戏能帮他在时间上穿越周期,现在世纪华通基本已经成功并购了点点互动,关于盛大游戏的并购也已经启动,一旦完成,世纪华通将成为A股最大的游戏龙头企业。”

  这笔耗时三年的并购案,让一村资本名声大振,同时也反应出了一村资本的在产业整合型并购中的逻辑,利用资本协同和专业服务,帮助上市公司转型升级。从而帮助企业构筑长期核心竞争壁垒,为企业提供全面深入的战略性增值服务及关键性运营支持。汤维清指出:“完成一笔并购并不复杂,难的是如何让并购后的业务成为并购方的核心业务,实现并购的价值。”

  做不后悔的投资

  成立三年以来,一村资本主导了一系列成功的并购案例。除此之外,在新经济新兴产业领域,中国不乏世界级的独角兽出现,创投也是一村资本投资早期产业变革者的主要手段之一,并投出了宁德时代(行情300750,诊股)、迈瑞医疗(行情300760,诊股)、澜起科技等一批优秀企业。但是在习惯追逐风口的创投圈,一村资本的投资风格依然稳健,并且坚持投自己看得懂的公司。

  汤维清举例了如今已经在A股上市的公司宁德时代。当时该公司在首轮融资时估值已经颇高,通过尽调以后,一村资本非常看好新能源汽车的前景,并且对以曾毓群为首的创业团队的专业能力很认可,于是选择了参与。随后宁德时代受到资本市场热捧,估值迅速攀升,但是一村资本认为其发展已经超出了自己的理解范围,随后几轮投资选择了放弃。“现在宁德时代发展这么好,我们肯定有遗憾,但是并不后悔,如果再来一次,我们还是会重点从产业的角度来考虑。对于产业的分析能够筑起清晰安全的投资逻辑,资本市场的风口谁都无法预测,也许风吹过来成功上天,但是万一风没有吹过来,那就会有更大的风险。”这也是汤维清所推崇的巴菲特式“确定性投资”。

  今年初,中兴事件的爆发,让创投圈内部也陷入了讨论,为什么国内发展了这么多年,在芯片领域仍然落后,市场化的基金为什么一直没能进行涉足。

  2015年,一村资本成立之初即组建了半导体并购投资团队,并定下“全球领先+大厂替代”的战略。作为民营资本,一村深知半导体投资的高门槛、长周期,但是基于对“中国芯”必将崛起的判断,一村两年多来投资了多家拥有高精尖技术的半导体企业,一些甚至已经成为全球领先的半导体“明星”。而他们的底气正是来自于对“确定性投资”这一方法论的坚守。

  最近一村资本接触到一个位于硅谷的中国年轻人创业团队,创业方向正是半导体研究。他们具备足够的技术能力,却面临回国创业难题。一如上文所提的那家公司,如果单纯做脱离市场的实验室创新是无法成功的。

  在投资这家公司的同时,一村资本对接了相应的上市公司资源。“这是一家国内从事半导体的上市公司,创业团队的技术正是这家上市公司需要的,而上市公司在国内所建立起来的产业化路径,又是这个创业团队所欠缺的。”汤维清说。作为华西股份的全资子公司,一村资本并不是一家单纯的基金管理公司,与传统的市场化机构有着本质区别。首先是摆脱了传统的并购和创投模式,用产业思维做并购,用并购思维做创投,增加了投资的确定性,同时也做到了与产业方和创业者风险共担。其次,一村资本的背后是上市公司、产业集团、天下第一村的多重身份。

  相对于如今市场上盲目跟风式的投资,一村资本在创投方面一直坚持看到价值才会投资,“因为决策成本较高,我们当然会因此失去一些机会,但是我们并不后悔”。

  创投如此,并购亦然,这大概就是一村资本因为较高的投资成功率被冠上“独角兽捕手”或“并购专家”的原因。

  当然荣誉只属于过去,坚持帮助企业解决成长的烦恼,在这个资本寒冬尤为不易,但一村资本却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坚定。

  (编辑:王闪)

  版权声明:

  1.本文为投中网原创,未经许可不准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违者必究;

  2.微信平台转载请联系投中网官方公众号进行授权。

金巧股票网(http://gupiao.jinqiao80.com)提供更多股票动态

  • 关注公众号
    关注公众号
    资讯早知道